怪诞心理学

“潜意识”

自证预言: 人的行为和心理会受到潜意识影响

为了进一步验证生日和个性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艾森克将调查对象从孩子转到了成人,这一次,调查对象对占星学的了解程度深浅不一。结果发现,如果调查对象很清楚星座对性格有何影响,他们的问卷结果跟占星学传说的吻合程度就会非常接近。相反,如果调查对象对占星学没有太多了解,他们的问卷结果跟占星学传说就不会那么一致了。结论已经很明确了,出生时的星象位置并不会对一个人的个性产生什么魔法效应。然而,的确有这么一些人,由于对占星学中星座和性格之间的关系非常熟悉,竟然真的就变成了具有某种星座特质的人。

运气不是完全由上天注定,而与个人行为有关

幸运的人总能够把握意想不到的机会,从而为自己带来好运。 类似的实验结果告诉我们,那些自愿者的运气好坏在很多情况下是由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所决定的。幸运的人通常乐观开朗,而且充满活力,所以容易接受新的机遇和经验。相反,不幸的人性格相对孤僻,而且反应不够敏捷,所以常常对人生感到不安,不太愿意充分利用摆在面前的大好机会。

我给那些自愿者每人发了一张报纸,请他们仔细看过后告诉我里面共有几张照片。其实,我还在这张报纸上为他们准备了一个赚钱的机会,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在报纸的中间部位,我用半版的篇幅和超大的字体写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告诉研究人员看到了这句话,就能为自己赢得100英镑!”那些运气不佳的人完全把心思花在了清点照片的数量上,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赚钱的机会。与此相反,那些幸运儿显得非常放松,所以看到了报纸中间的大字,从而为自己赢得了100英镑

迷信思想会害死人

与6号星期五相比,13号星期五这一天因交通事故前来就诊的人数明显高出了许多。事实上,这种差异是极为明显的,在这个”不吉利”的日子里,因交通事故前来就诊的人数竟然激增了52%。

在男性的死亡记录中,只有5%与不吉利的日子相关,但在女性的死亡记录中这个比例攀升到了令人震惊的38%。两组研究人员都认为交通事故比率的增加是因为驾车人在不吉利的日子里变得特别紧张的缘故。因此,结论已经很明显了:迷信的确会害死人!

  • 人们会迷信的原因:在无助的时候寻求上天的帮助,增加确定感

在不确定性持续增加的时期,人们会迫切地寻求一种确定感,这种需求会促使他们支持强大的领导体制,并相信各种号称可以确定他们命运的不理性因素,比如迷信和巫术。

隐藏的说客:人的行为会受到外界影响

姓名与职业

我们的思维模式和感受在不知不觉中都会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名字影响了我们对自我的评价和对职业的选择。仅仅读一个句子就能影响我们对自身年龄的感觉和对常识的记忆。一个轻轻的微笑或轻微的触摸就能决定我们在酒吧和餐厅会给服务生多少小费。商店里播放的音乐会偷偷地溜进我们的脑海,并影响我们花钱的数量。

自杀与模仿行为

1774年,约翰·冯·歌德出版了一本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在书中,一位名叫维特的少年爱上了一位已订婚的女士。维特无法面对与心上人难相厮守的残酷现实,最终选择了饮弹自尽。该书出版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事实上,从很多方面来看,这本书的风头实在是太盛了,并引发了一系列模仿维特自杀的案件,结果导致该书在几个欧洲国家被禁止出版。1974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社会学家大卫·菲利普决定研究一下媒体有关自杀事件的报道会不会引发现代版的”维特效应”。他首先查看了1947~1968年期间美国各地的自杀统计数据,结果发现,平均而言,每一桩成为头条新闻的自杀事件都至少与其他60起自杀事件有关

道德与模仿行为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出的是一集中立的《医疗中心》和汤姆偷钱且被抓住的那一集。9%观看中立结局的参与者拿走了悬在捐款箱外面的钞票或者砸碎了捐款箱。那么观看汤姆偷钱并受到惩罚会增加参与者偷窃的可能性吗?事实上,这种结局看起来会让人们变得稍微诚实一点儿,只有 4%的参与者拿走了悬着的钞票或砸碎了捐款箱

“礼品配送中心”是一个冒牌的仓库,里面有很多演员,还暗中架设了几台摄像机。当观众抵达时,他们会走进一间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并看到以下的启事:我们已经没有收音机赠送给您了。配送中心目前已关闭。唐突的告示和收音机的短缺其实都是精心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参与者。”

巴纳姆效应

就和某些心理学实验一样,弗瑞尔并没有真正对他的学生实话实说。事实上,他发给学生的性格描述并不是依据他们的测试分数得出的,而是来自他几天前顺手在报摊上买的一本星座书。更重要的是,每一个学生拿到的都是同一份性格描述–也就是你刚才读到的那些内容。 弗瑞尔只不过大致翻阅了那本星座书,然后从不同的星座说明中挑选了10句话,凑成了一段文字。尽管班上的每一个学生拿到的都是同样的性格描述,但竟然有87%的学生给出的是4分或者5分,也就是说,他们都觉得测试的结果还是很准确的。

此外,还有所谓的”谄媚效应”。大部分人更愿意相信让他们自己看起来更正面和更积极的事情。所以他们会认同自己还有很多未能得到发挥的潜力以及自己是喜欢独立思考的人之类的描述。这种效应解释了为什么会有大约50%的人对占星术深信不疑。

死神与时间心理学

有一种观点认为,人们有足够的能力对自己的身体加以控制,从而将死亡延后一小段时间,这段时间对于他们至关重要,虽然事实上延后的时间非常有限,但看起来足以让他们经历一个重要的社会或个人事件。菲利普斯对这种观点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而且很显然有一些传闻轶事为这种观点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性证据。

谎言

动物是天生的说谎者: 大象骗术、会交谈的大猩猩和说谎的孩子

在探究孩子撒谎行为的实验中,最著名的就是要求小孩子不要偷看他们喜欢的玩具。在这些研究中,一个小孩子会被领进实验室,研究人员要求他面朝墙壁站好,然后说会在他身后几英尺的地方放一个很好玩的玩具。把玩具放好后,研究人员会对孩子说他必须离开实验室一会儿,并要求孩子不要回头偷看摆好的玩具。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隐藏的摄像机会拍下孩子的一切举动。随后,研究人员回到实验室,然后问孩子是否偷看了。结果表明,在已满三周岁的孩子中,大约有一半的人会对研究人员撒谎。如果把年龄段提高到五岁,那么所有的孩子都会偷看,而且全部都会撒谎。实验结果清楚无误地表明,从我们学会说话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学会说谎。

自我监控能力与说谎

用食指在前额上画一个大写字母Q。有些人画的Q只有自己能够看到,也就是说,Q的小尾巴是朝向前额右手侧的。另外一些人画的Q则只有他们对面的人才能够看到,也就是说,Q的小尾巴朝向前额的左手侧。这个小测验能够大体衡量一个人的”自我监控”能力。自我监控能力强的人倾向于让他们对面的人看到自己画的是一个Q。而自我监控能力弱的人则会专注于让自己看到画的是一个Q。
自我监控能力高的人比较注重别人怎么看他们,他们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能够很快让自己的行为适应所处的环境,并且很善于操控别人看待他们的方式。因此,他们更有可能成为撒谎高手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对很多人做过这个测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有那么一小群人,一听到这个测试是干什么的,就马上说服自己改变内心深处的想法,直接把Q的小尾巴撇到相反的方向。这些人可以对摆在自己面前的证据视而不见,而是扭曲事实,强迫自己变成他们想要成为的人。因此说,这个小测验也大概能够衡量出你是否善于欺骗自己和欺骗他人。

说谎者特征和判断谎言

  • 在说谎的时候,你给出的信息越多,就越有可能自找麻烦。所以说谎者的话一般没有说真话者那么多,而且提供的细节也相对较少
  • 说谎者通常会从心理与谎言保持距离,所以在说话的时候很少提到自己或个人感受。罗宾爵士的例子再次提供了很好的证据。当他说谎的时候,他只有两次使用了表示”我”的英文单词”I”,但在说真话的时候却用了七次
  • 如果有人向你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问你上周都做了什么。你很可能已经不记得很多琐碎的细节了,如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肯定会坦言自己已经忘记了。但说谎者却不会这么做。当说到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信息时,他们似乎都具备了超强的记忆力,而且通常都会”想起”哪怕是最细枝末节之处。相反,说真话者知道他们自己忘记了某些细节,而且也乐于承认这一点

记忆的可塑性

幻灯片中的路口有一个”停车”标志,然而,研究人员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误导参与者,以让他们觉得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标志,所以他们向参与者提问,请他们说出驶过”让车”标志的汽车是什么颜色的。随后,研究人员让参与者观看两个不同的幻灯片,其中一个路口有”停车”标志,另一个有”让车”标志,他们需要指出之前看到的是哪一张幻灯片。大部分人都会很肯定地说他们看到的是带有”让车”标志的幻灯片

研究人员对这张照片进行处理,捏造出参与者儿时搭乘热气球在空中遨游的假照片。最后,研究人员请招募者再提供三张参与者的真实照片,这三张照片真实地记录了参与者曾经历过的一些童年趣事。鼓励他们尽可能详细地描述照片所记录的每一次经历。第一次访问的时候,几乎每个人对真实发生过的童年趣事都记得非常清楚,但也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说他们也记得未曾发生过的热气球旅行,有些人甚至还能清楚地描述搭乘热气球的细节。随后,研究人员要求所有的参与者回去后再好好回想一下。到了最后一次访问的时候,有一半的人想起了虚构的热气球旅行,而且很多人都能够描述这次旅行的细节了

记忆的可塑性使你能够“记得”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你小时候的记忆可能不是真实的。

蔓延之律

“蔓延之律”:一旦某个物件与某个人接触后,就会获得那个人的某些”本质”。 即使是现代人也会有这种思想

如果人们知道羊毛衫的主人曾是邪恶的化身时,比如冷血杀人魔或者狂热的领导人,他们就会产生强烈的反感情绪。事实上,研究发现,人们宁愿穿沾有狗粪但并未洗过的羊毛衫(这可的确会带来健康隐患),也不会接受冷血杀人魔曾经穿过但已经洗干净的羊毛衫。

灵异现象是不存在的

心理作祟

… 其中一组人被告之这家电影院里出现过很多灵异现象,所以他们会特别注意根本不存在的灵异活动。另一组人则被告之这家电影院将要进行翻新,希望他们评估一下每个房间给他们的感觉。两组人在电影院里参观的完全是相同的地点,但在参观之前被灌输了完全不同的思想,结果”抓鬼”组报告的不寻常体验要远远多于另外一组。

次声波

观众的确在演奏加入次声波的乐曲时有了更多诡异的感觉。效果很明显,平均而言,在有次声波存在时,表示有诡异感觉的人数竟然多出了22%。次声波也是人们感到害怕或诡异的可能原因

看脸的世界

在判断被告是否有罪时,公正、理性的观众只会关注证据。然而,实验结果证明,很多观众的判断都受到了被告脸部特征的影响。大约40%的人认为塌鼻子、深眼窝的被告有罪;只有29%的观众认为蓝眼睛、娃娃脸的被告有罪。

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很多人忽视了犯罪证据的复杂性,单凭被告的脸部特征就草草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案例

写自我介绍/征婚要求

如果将”描述自己”和”描述对方”的字数控制在7:3的比例,就有可能吸引到为数最多的回应。如果广告中”描述自己”的字数超过了70%,你可能会被认为太自我中心。如果此类描述不足70%,则比较容易令人生疑。

笑话好笑是因为产生了“优越性”

当人们感觉到自身的优越感时就会发笑

一名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男人被警察拦了下来。警察问他:你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在一英里外就已经掉到车外了吗?这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同时回答说: 感谢上帝!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聋了!平均而言,15%的女性会觉得嘲讽女性的笑话好笑,但持同样观点的男性却高达50%。这些笑话的评分充分说明,“优越性”理论的确可以解释让男性和女性发笑的东西有何不同。

人们更倾向于帮助和自己相近的人

快节奏生活助长了漠不关心的社会文化

A组实习牧师准备好布道词并被告知他们需要到另外一栋距离不远的建筑内去布道,要求他们按照统一路线走过去,在途中事先安排好一名看上去显然需要帮助的人,这个人头朝下倒在一个门口,双眼紧闭。每位受试经过他身边时,他都会发出一声足以让人听到的呻吟,并咳嗽两声。事实上,有一半的受试者帮助路边男子。B组实习牧师被要求必须尽快赶去布道。这一次,竟然只有10%的实习牧师停下来对路边的男子伸出了援助之手。这项实验结果证明人们对路人的关注远不及对自己是否守时的担忧。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