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

自由即自律

无知而天真的时候,总以为自由就是没有约束,肆意妄为。摆脱了束缚,告别了规则,迎来了舒畅和自在。

我亦是如此天真。辞职后,并未努力反思或总结,也没有趁此机会寻找自己的兴趣或道路。在听熟人说起工作室转手一事后,想当然认为,“自由职业者”,多爽!多自由!

近段时间以来,每天点卯式地去办公室“交接”,拖拖拉拉地整理那份其实早就该写完的清单。同时,理论上该开始进行的工作室管理筹备,一直处于拖延状态。总想着,没事,不急,慢慢来。

其实内心并不自由。精心选购的日程本空白了好久;曾经繁忙的热线逐渐冷清;应当建立的渠道不曾动工……内心深处是有一些着急的,也有一些怀疑。

不积极,无规划,不行动,无思考,这样的状态是我一度恐慌和排斥的。与这样的人共事也成为我必须离职的理由之一。我怎么能任由自己沉沦至此?

自律者,方有分寸,才有自由。

若不能忍受孤独,便不配拥有自由

讲述的是唐朝豪放女鱼玄机和民国才女萧红的故事。虽穿梭时空,两位都是有着惊人才华和细腻心思的女子,然而追求自由的方式却是委身一个又一个男子,害怕寂寞,不甘沉寂。然而在人来人往间,消耗的不仅是韶华,更是心气、才情、憧憬。

鱼玄机性情大变,失手打死疑是勾引相好的婢女,最终被处死;
萧红一生颠沛流离,英年早逝,终究没等来属于她的黄金年代。

有的道路,真的是很寂寞。没有人随行,没有人喝彩,甚至没有人知道。那么,还要走下去吗?值不值得呢?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因为每一个选择可能都有好结果。然而,评价的人和标准不同,好坏的定义自然就变了。

但是,在被他人知晓和评价以前,行路者内心是否应该有一个声音,发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从2015年至今,我一直在征询意见,在改变想法,期间不乏听风就是雨的迷茫,不乏轻易被说服的时刻。有时候虽然并非独自一人,反而更加孤独和无助。心无常性,痛苦的就是这个迷失的灵魂。

孤独,是冷静下来,诚实面对,勇敢接受的契机。太吵闹太喧嚣,就不会去想、去问、去找。只会被推着走,做出自己原本也意想不到的行为,得到自己原本不想获得的结局,离自由愈来愈远。

现在的我,总算是走到一条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了,家人,工作,都好。还是珍惜独处,孤独的时候要充盈自我,丰富自我。这样,即使非独处,也有更多交流和碰撞,也不会被人轻易诱导,抑或是随波逐流。

自由即是自我

举的事例是宋代才女朱淑真和现代演员张曼玉

古往今来,对一名女性的评价和探讨,往往离不开她的爱情和婚姻。如果男性的爱情或婚姻不甚美满,只算白璧微瑕,不大影响对其整体评价,尤其在其事业有成的情况下。

对女性, 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千百年前,朱淑真饱读诗书、才情横溢,写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情致,发出“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的宣言。却走上投河自尽的道路。丈夫心意不通,带着小妾外地赴任;情人,不曾真正尊重、珍惜……寄望他人,难免失望,失去的不仅仅是感情,更是对生命的期许。

而今,张曼玉自是《花样年华》里的风情万种,说起她,总绕不开过往情史,甚至于梁先生那些年若有似无的情愫。好在,她自我。不沉溺,不绝望,自己去过活。后面的路,就不拘泥和纠结了。自己选了,自己走了,敢丢脸,敢负责,敢精彩。

对自己负责,为自己鼓掌,坚持去走,去做,去爱。

按照自己的意志在生活,没有被绑架。我们都能活出自我。获得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