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近科学》 这节目太有才了~真是最不科学的节目

      1、某一期说峨眉山的一个古寺,地处森林深处,但屋顶上从来没有一片树叶。就这么个事儿,经过漫长,深沉,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采访了寺中实习的和尚、游客、保安、居士、文物管理局局长、以及他的姑妈二姐的堂妹的邻居家的一条狗,最后得出结论——是风吹走的。 我当时就想跳楼!NN个熊,太伤我自尊了!走进科学

      2、有一集说,某个村子每天半夜三更都有怪叫声,把全村人吵醒,大家都不敢出去看,战战兢兢地失眠到天亮。采访了一大堆上了岁数的村民,传说这里出没野兽,每天夜里到村子作怪,闹得人心惶惶……音乐配的那叫一个恐怖!还TMD分上下两集渲染!到最后竟然说那是村里一个胖子睡觉打呼噜!NND这胖子是金刚罗汉转世,还是帕瓦罗蒂的私生子?!打个呼噜能把一个村子的人吓醒?!我想砸电视!

      3、有一集说是一户人家老是发现自家客厅地上的瓷砖缝里会渗出像血一样的鲜红色液体,弄得到处都是,全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猜会不会原来这块地是坟地啊什么的,然后又请了N多专家,研究他们家的地理位置地形条件。得出的结论都是依科学不可能发生地下矿物质倒渗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液体是这家人家为了出名自己洒上去的!我“咣垱”!一下倒地!

      4、有一期是说,挂了好几年的牛皮鼓忽然自己长出了牛毛!这件事在当地是蛮有名的件事,节目采访了那么多人,研究从厦大弄到了中央,都没有人说出个 所以然来,最后没办法了,硬栽赃人家做鼓的人不专业,毛没有刮干净,当初牛毛没刮干净?我晕。。。这不是怀疑做鼓人的专业水平吗?呵呵!以这样的结论打发我,到底是看不起我的智商还是编导智商让人看不起!

      5、有一次,一对老人家的电灯晚上莫名其妙老是自己亮,结果大家都说他们家闹鬼,那对老人还居然病倒了。这其中还请了很牛比的大学生来也无法解释,最后村里检修电路,说是开关的螺丝松了,紧紧就好了……~~我看完以为这是智障频道的节目,关键是还居然还耐心看完了! 阅读全文 »

  • 百度正走在危险的边缘

      近来,百度CTO李一男和COO叶鹏同时离职了。 再加上之前陆续离职的联合创始人和若干CTO和COO,李彦宏的高管团队保持着业内最快的“新陈代谢”频率。业内有人评论,李彦宏同学需要反省高管引入机制,但远水不救近火。

      所谓近火,就是传说中百度高层一段时间来所进行的争论:百度是继续专注于搜索,还是尽快赚钱壮大势力?若是前者,就要继续紧盯“整合全球中文信息”这个目标、以Google为参照系、对比如去年李一男空降伊始重推的阿拉丁计划做主力投入;若是后者,就要废弃早年李彦宏的理念“不做游戏,不做短信,不做弹出广告,这样才能把搜索做好”,而转变为“什么最有钱景就做什么,不管是游戏、短信、还是弹出广告”

      听说这场争论被李彦宏一锤定音:赚钱最紧要。于是一帮百度高层离去了,他们觉得赚钱没意义,像Google那样不停的探索才对得起自己的青春。离职的不止CXO这个级别,还跟着一些中高层,相 应的人事变动接踵而来,比如创新发展部的主管VP就由就由任旭阳换成了SVP沈浩瑜。

      再接下来,一些本来进行中的项目也被断然废弃,比如跟178游戏网达成的合作:178承建百度游戏频道,百度推广并卖广告,双方分成。这个套路是百度作为一个信息整合者这个传统定位所能涵盖的,也是百度之前探索过的路子。但据说新思路是:百度不赚此类拉广告的小钱,而要自己研发和运营游戏,直接赚大钱。看起来,李彦宏真的要率领百度“转向” 了。这在百度历史和互联网格局上,都是大事。

    阅读全文 »

  • QQ影像发布

    QQ影像  QQ影像是腾讯在1月25日低调发布的一款类似于 Picasa的桌面图片管理与处理软件。以其清爽的界面、简洁轻便的操作,为用户提供处理图片一站式体验。QQ影像可以帮助用户快速浏览管理本地的图片,使用丰富的编辑功能处理照片,方便快捷的上传到QQ空间,分享最新靓照给朋友。

      不得不说腾讯仍然继续发扬着抄袭的传统……不过它的产品确实比较优秀。

    阅读全文 »

  • 美国的“学中文”奇书,又囧又雷速速围观

      这个写书的作者才叫真的niubi!上面是封面,下面直接上图,看看外国人怎么学中文吧。

    阅读全文 »

  • 谷歌哥哥不要走——来自百度娘心底的呼唤

      “谷歌哥哥,你真的要离开中国,离开我了吗?”百度娘在哭泣,如黛玉葬花般的伤心。

      2010年1月13日,那一天,那一夜。句话。存在心底,虽然很努力,练习着忘记,可是我的心还没有答应可以忘记了你”

      百度娘轻轻的哼唱着,一直不敢看谷歌哥哥的双眼,有两行不知道是涩还是苦的液体从百度娘的眼睛里流下。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百度娘温柔的躺在谷歌哥哥的怀里。

      谷歌哥哥起身,轻轻的穿上了衣服,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他的眼神里充满着落寞,他看着这个世界,他看着这片土地。

      “百度娘,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谷歌哥哥温柔的抚摸着百度娘的脸颊,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明明爱很清晰,却要结束分离,我只剩思念的权利,难过还来不及,爱早已融入呼吸,不存在的存在心底,虽然很努力,练习着忘记,可是我的心还没有答应可以忘记了你”百度娘轻轻的哼唱着,一直不敢看谷歌哥哥的双眼,有两行不知道是涩还是苦的液体从百度娘的眼睛里流下。

      “BABY怎么会这样,再也不能睡同床…”

      “别这样,你想被和谐吗?这是违禁歌曲,不能唱,你不要命了吗?”谷歌哥哥温柔的用手挡在了百度娘的樱桃小嘴上。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你,我和不和谐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都只剩下一具躯壳而已了,我的心,被你带走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百度娘的粉锤一下一下砸在谷歌哥哥的身上,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事的回忆。

      假如这个世界失去了你,那么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嗯,傻丫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对我的爱,我了,我无以为报。”谷歌哥哥深深的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阅读全文 »